潮流品牌推出的回收箱和环保单品能在线下门店找到吗

发表时间: 2024-03-12 作者: 行业新闻

  当一个运动服饰品牌宣传自己推出了一款零碳跑鞋或环保服饰后,你能在线下门店里找到它们吗?

  近期,界面新闻ESG记者选择了几家有代表性的潮流品牌,针对它们在可持续发展上的实践和措施进行了实地探访。这些门店分别在北京、上海的商区,包括耐克、阿迪达斯、优衣库、Lululemon和Urban Revivo等。经走访发现,不同城市的门店在可持续性实践上存在一些差异。

  例如,上海的耐克和阿迪达斯店内都设置了专门回收衣物和鞋子的回收箱,而且位置较为显眼,店内也有鼓励消费者参与回收的标识和提示;北京的门店在直观可见的回收设施上相对较少,但店员告诉界面新闻,顾客也能够最终靠主动联系店内工作人员进行衣物和鞋子回收。

  这两个运动品牌门店虽然在不同城市的绿色回收设施上存在一定的差异,但店内的工作人员在品牌回收政策的培训方面都相对完善。

  耐克店员在被问及关于品牌是如何实施回收以及怎么样发展可持续理念,两个城市的店员都有向记者介绍Move to Zero理念和“旧鞋新生”的环保项目:通过支付宝“旧鞋新生”小程序上回收旧鞋,就能获得蚂蚁森林绿色能量。耐克向全国回收的废旧运动鞋经过Nike Grind技术进行拆解和再次加工后,鞋底被制成可重复利用的橡胶颗粒材质,用于建造学校的跑道和球场。

  在耐克发布2022财年(2021年6月至2022年5月)《影响力报告》中显示,2022财年耐克减少了182000吨碳排放,减量比上一财年提高48%。通过Nike Grind技术,每回收分离一双运动鞋,平均可减少62%的碳排放。目前耐克中国工厂生产工艺流程中产生的废弃物实现了100%零填埋。

  阿迪达斯的店员向记者展示了产品吊牌上的一个特别图标,图标上写有“End Plastic Waste”(结束塑料垃圾)。当被问及关于可持续举措的话题时,店员提到,阿迪达斯与Parley for the Oceans合作,推出了一款鞋子,这款鞋是由从海滩和沿海地区回收的塑料制成的。根据阿迪达斯的官方数据,两年前该公司利用海洋塑料垃圾制造了1700万双这样的环保鞋。

  除了在其产品中使用更为可持续的材料外,Adidas还与其供应链合作,力求到2050年实现全球气候中和。为实现这一目标,Adidas报告其在2020年的一级供应商设施减少了20%的水消耗,并在二级设施减少了35%的水消耗。在能源消耗方面,Adidas在同一年报告其在一级和二级设施均减少了20%的能源消耗。《2022阿迪达斯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写道,目前阿迪达斯60%的产品是采用可持续材料制造成的。到2025年,这一占比将提升至90%,实现自营业务的碳中和,在2050年之前实现整体业务的碳中和。

  同样,国内的快时尚品牌Urban Revivo(以下简称:UR)和热风也有提供旧衣回收的服务。虽然在北京和上海线下店没看到回收箱装置,但热风推出了名为“热FAN俱乐部”微信小程序,为广大购买的人提供全国线上的旧衣回收服务。而UR则在各个门店的柜台提供线下的旧衣回收服务。

  优衣库门店则取消了回收旧衣的服务。“本来我们也有线下回收旧衣的服务,但在疫情之后我们就暂时取消了,目前还没恢复。”一名上海的优衣库店员向记者透露,北京店同样取消了回收项目,并且后续记者打电话再次询问的时候他们表示目前优衣库所有门店都取消了旧衣回收。

  青合循环经济与碳中和研究院的执行院长蒋南青,近期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谈及了品牌在旧衣回收项目上所面临的难题。“尽管许多品牌致力于旧衣回收,但他们在实际执行中却遭遇了不少问题。其中主要的难题在于,这一些品牌的核心业务并非回收,同时也缺乏维持此类项目所需的专业技术人员。”她解释道,“旧衣回收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关键是如何将这些旧衣进行再生和再利用,这涉及到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一些品牌完成了回收但没办法处理,这是主要的原因。”

  虽然没看到线下回收,但走进优衣库上海总店迎面而来的就是环保单品的介绍及各种环保举措图解。甚至在其中一层设置了一条名为“可持续绿意长廊”的区域,该区域是一个专门展示其品牌参与的环保项目的内容。

  其中有一个牌子写着BlueCycle(节水牛仔裤),据店员介绍,“2016年优衣库为推进环保和可持续发展,在美国加州创立’牛仔服创新中心’。该中心专门开发节水牛仔制造技术,在洗涤环节采用了纳米泡沫和臭氧替代传统水洗,大幅度的降低了用水量。此技术使节水率可达95%,并循环利用过滤后的水,减少排放。”采用该技术的节水牛仔裤在店内出售。

  瑜伽服饰品牌Lululemon也表示他们目前店里没提供旧衣回收的服务,但今年4月,他们与Genomatica合作推出过首批由可再生植物基尼龙制作的产品。据官网介绍,这种新材料的质感与Lululemon的经典轻质快干材料相似,标志着该品牌“Be Planet”计划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该品牌目标是到2030年全面采用可持续材料。不过目前这款产品还未在店里上架。

  Geno利用其专有技术,将植物中提取的可再生碳糖转化为尼龙前体,成功研发出100%可再生碳基尼龙-6。具体来说,这项技术被用来生产植物基尼龙-6(即己内酰胺)和植物基尼龙-6,6(HMD)的前体。该过程始于植物糖,经过发酵生成植物基尼龙的中间体,再转化为植物基尼龙,并最终生成植物基尼龙纤维,这些纤维再被应用于制造各种类型的产品。目前,Geno已与多家全球知名品牌展开合作,包括但不限于Lululemon、Aquafil、旭化成、科思创、联合利华、Kao和欧莱雅。

  其实,不止Lululemon在使用可持续材料,记者在优衣库门店随手翻起来也能在吊牌上看到“使用再生聚酯纤维”的字样。另外,耐克早在2021年就宣布其鞋类和服装系列使用超过60%的再生聚酯纤维,并计划到2024年实现其产品中使用100%再生聚酯纤维的目标。

  再生聚酯纤维,也被称为循环再生聚酯纤维或rPET(Recycled 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是由已使用的聚酯制品(如PET塑料瓶)通过循环再生工艺制成的。使用再生聚酯纤维能够大大减少对石油等非再生资源的依赖,因为它使用的是已经存在的聚酯制品(如PET瓶),作为原材料。与生产原始聚酯纤维相比,生产再生聚酯纤维所需的能量较少,从而能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最重要的是,rPET能推动循环经济,其应用促进了从“生产-使用-丢弃”的线性经济模式转变为循环经济模式,其中材料在其生命周期结束后被回收、再生和再次使用。

  对于这些回收的材料,蒋南青表示,找到其新的用途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能找到方法,让这些材料经历多次的循环再利用,或是转化其为能源,或者将它们用作建筑材料或进行固碳处理,那么这些材料在整个生命周期中所能实现的碳减排效果将是非常巨大的。”

  尽管再生聚酯纤维的发展有诸多利好条件,但服装回收产业的发展还面临着不少难题。比如,其纯净度与质量可能不如原始纤维,这会影响最终产品的性能和质量;还有再生过程在大多数情况下要使用化学物质来清洁、消毒和分解已使用的聚酯制品,这些化学物质可能对环境和人体健康产生一定的影响;另外,在回收方面存在一定的难度,因为有效的再生聚酯纤维生产要良好的PET制品回收和分类系统,在某些地区这样的系统并不完善,也会导致回收率低下。

  “与传统材料相比,可持续材料的成本相比来说较高。这主要因为目前的回收再生技术和生物基材料的生产所带来的成本都比较高昂。产品在使用完毕后的回收需要专门的流程,而这些回收下来的材料不一定能再次用于制作新衣。”蒋南青说。

  H&M的官方资料显示,从回收的棉制品中,最多仅有20%能够再次制成新的牛仔裤,是因为在回收过程中纤维被切割成了碎片。对那些无法再利用的废旧衣物,只有由棉制成的部分能够被生物降解。

  而由聚酯纤维制作的衣服要花费长达200年才能完全分解,在这长达两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些不可降解的废物成为了细菌的滋生地。而随着衣物中的主要成分逐渐分解,衣物中的染料也会逐渐渗透到周围环境中,从而对当地的空气和水质造成污染。

  有数据表明,服装行业已经上升为全球第二大的污染行业,仅次于石油化学工业产业。据预测,随着人口增长(预计到2030年的全球人口增长至85亿),服装产业的污染负荷可能会超越石油化学工业产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污染源头。

  在纺织行业产业链上,印染阶段是主要的污染和碳排放来源。例如,在前处理中,使用烧碱会产生大量的污染;在印染过程中,设备的高耗电,浆料、助剂以及化石燃料的使用都是主要的碳排放源;同时,印染后产生的有毒废水净化处理也会导致大量的碳排放和挥发性有机物。至于产业链的下游部分,这包括了包装、运输和回收环节,其中过度使用的塑料包装和运输都是产生碳排放的原因。

  蒋南青指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纺织生产和出口大国,无疑在行业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许多国际知名品牌都在中国生产,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中国的生产标准和趋势将对全球产生重要影响。另外,纺织行业拥有较高的附加值,这有助于吸收循环再生的成本,因此这个行业仍然充满机会。“

  近几年国内众多服装企业都开始制定减碳计划和推广环保产品。太平鸟、红豆股份和森马服饰等都承诺实现碳中和,并已有行动方案。有的品牌以材料作为切入点,如迅销集团计划到2030年,使其服装面料中的约50%为环保再生材料;特步则推出了100%的聚乳酸产品;李宁则运用独特技术,从咖啡渣中生产“咖啡碳纤维”环保面料;蕉内也发布了一款零碳天丝莫代尔内裤,声称其二氧化碳排放比传统的莫代尔内裤低了15.97%。

  蒋南青进一步表示,未来几年,可持续材料的重要性将得到更广泛的关注并推广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