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产品说明

  制造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正在经历一场“重塑”,协同软件在其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去年国庆假期,国内一家龙头装备企业的董事长带队,与数千管理层一起,展开了数据管理体系的学习。“每天学习两三章内容,然后考试,当场排名,董事长当着管理层全员的面,宣读每个考场的名次。”一位参与者回忆,公司一位60多岁、身价不菲的董事,每天也要带着血压计学到夜里12点。

  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国内有突出贡献的公司一把手全力推动的战略。一家设备企业负责人到南美拜访客户,在谈到以几天计量的交付周期时称,“假如没有全球*的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我们就做不到全球*。”目前该企业位列全球三甲,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公司两大战略之一。

  与此前信息化相比,现在数字化的战略思考有着深刻地转变,不亚于一场“重塑”。而在这一重塑中,协同软件的价值凸显,飞书、微软、致远互联等国内外协同软件,都在加码参与到这场重塑中。

  迫使中国有突出贡献的公司高管带着血压计熬夜学习的背后,是中国制造业正在发生的一些剧变。

  首先是出海与全球化。金融数据平台Choice显示,上半年上市公司中境外收入增量最多的企业为宁德时代、比亚迪、立讯精密、潍柴动力、长城汽车等,清一色是以制造为主的多元化集团。为抢占美国、欧洲、中东及东南亚市场,这一些企业正加速全球化布局。

  从中国架构走向全球架构,背后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今年6月,在海亮股份投资8.6亿美元建设的东南亚*铜箔制造企业的开工仪式上,董事长曹建国说,希望复制并升级过往的成功经验,从建厂开始,力争创造铜箔行业的“最快国际纪录”。这要涉及国内外的协同管理运营、知识经验分享、海内外不同文化法规的适配。

  在全球化中,企业也会进行组织架构的频繁变化。“今天这个职能放在集团,明天又放在子公司。”福耀玻璃CIO李亮曾介绍说。这些流程变动、集权与分权,涉及跨系统跨组织,假如没有一个灵活架构去适应,信息系统永远跟不上业务变化。

  其次是从孤立系统到跨系统平台。此前企业遇上问题就建设系统,夸张的是,有些制造企业累计了超过500套系统,而这些系统几乎全是断的,总经理看不到全局性数据,只能听各部门汇报,信息非常滞后。

  “我们看到不少制造企业,业务系统和协同办公平台严重断档,员工每天要在N个系统中回来切换,部门墙、纸质化办公也非常严重。”一位观察人士说。

  “其实大家想看的并不是一个个系统,而是他要做什么事。”上述装备企业CIO称,比如缺料调度场景,他们盼望系统能直接指出问题出在哪个环节,接下来该如何正确地处理。“对企业员工来讲,就是要建立基于质量、以人为中心、以场景驱动的一种工作模式。”

  第三个转变是从记录型系统到过程在线、算法决策。一家有突出贡献的公司数字化部门反思,现在做的系统,都是数据在线、结果在线,而不是过程在线。

  “以质量管理为例,现在企业做的是全产业链的质量追溯,与过去检验室做个抽样检验不一样。”致远互联高级副总裁蒋蜀革告诉数智前线,“它不是简单的数据收集,而是基于业务驱动下的质量管理,比如原材料采购触发的入场检验......过程质量本身也很重要。”

  第四个转变是从业务管控到场景赋能。这是思维模式的转变。大模型到来后,不少企业陆续推出员工助手,畅想未来给每位员工配备一个“斯坦福毕业的助理”。

  为什么全球化、多元化企业会发生上述的剧变和平台重塑?“因为制造业面临两大变化。”蒋蜀革分析,一是产能过剩让企业更以市场驱动为主,尤其一些ToC产品,由社会化媒体引领订单,传统业务系统已不能快速适应市场的灵动性;另一是原来企业内的软件是分层管理、各司其职,但现在企业正被打开,转变为面向一个产业链的开放式体系,资源要素要跨产业链去重新组织匹配。

  旧的系统难改但丢不了,业界的办法是先串联起来。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协同软件如鱼得水。顾名思义,它能在系统、数据、流程和场景之上,实现多产业、多组织之间的协作。“相当于每一个节点,都能做到人事合一。”飞书人士称。

  无论国内的协同软件飞书、致远互联,还是国外的微软Teams,虽然起家的产品不同,如飞书以文档、致远互联以办公OA、微软Teams以即时通讯,但如今都殊途同归,重兵参与到企业的系统和平台重塑中来。

  如飞书以“All in One”理念,介入企业用户的管理诉求,帮企业打破数据孤岛,年初发布“业务三件套”,加紧飞书上业务的进程;致远互联2020年推出一体化协同运营平台COP,提出统一工作流、统一门户、统一组织管理、统一集成连接、统一业务定制等七大统一,作为面向客户的抓手;而由世纪互联运营的微软Teams,在今年春季正式落地中国,微软称将助力企业构建起“企业数字中枢”。

  一批先行企业已开始探索,业界观察,在流程重构和跨系统打通后,一是提升全球化和集团化的企业办公效率;二是在项目管理、业务运营等中找价值;三是进行跨产业链的协同和运营,未来甚至有可能改变产业链的规则。

  首先是办公效率的改变。以海亮股份为例,此前的审批或相关事项通知,采用OA Message系统,通过留言、评论来交互,堆积了70余万条处理不及时的流程,很多留言直接发给高管,影响了正常业务流转。海亮股份通过飞书相关模块使审批、汇报、文档等信息及时推送给相关人,提升了沟通协作效率,归档了70余万条流程。

  海亮股份在海外有十来个工厂,海亮集团联席总裁何文天介绍,协同平台给企业全球化运营提供了很具体的支撑。最基础的是翻译能力,飞书知识库则支持企业内数据和知识的统一沉淀,有利于国内外知识分享,这一功能在全球ERP实施中,也发挥价值。

  其次,协同平台跨系统跨组织的打通流转后,在项目管理环节的优势尤其明显。无论是研发管理、生产交付,还是门店运营,在传统解决思路下,企业有单独的项目管理软件,有时干脆用Excel表格。这往往存在申报错误、更新不及时或查看、预警不及时等问题。

  基于飞书这类协同平台的轻量级工具以及多维表格,企业不需要再投入数十或数百万,构建一套孤立的项目管理系统,堪比数字化的瑞士军刀。

  在海亮教育,管理者可从飞书项目工具中,管理软件的研发进度,该工具沉淀了字节跳动所有软件的研发过程。通过项目工具,海亮教育创建了从需求评审、研发、测试以及交付的流程,在每一个节点按照规范提交代码以及评审文档,管理者能清晰看到每个研发人员的工作量及整体交付进度,研发问题得到及时解决,节约人力成本200多万元。

  在海亮股份,通过将ERP与飞书的集成,关键数据同步到多维表格里,能轻松实现灵活的个性化功能。比如,订单回款进度会自动通知相应的业务员和他的领导,回款不及时会多次预警。

  海亮旗下生鲜业务明康汇,在门店运维中,可以跨系统构建运维工单小程序,比如提报门店的下水道问题,工单可由用户发起运维工单需求(填写表单)为流程开始,自动化流程按照每个用户选择仓库位置自动判断对应的运维工作人员,并由机器人将运维需求信息推送给相应的运维专员,工作效率提高20%。

  协同管理和运营不止于企业内部,它也可跨产业链。过去运营是在一个具体业务,今天是企业级甚至是跨产业链的运营,由此出现“大运营”的理念。这也协助企业从记录结果到记录过程的转变。比如郎酒集团与致远互联一起,展开全产业链质量追踪管理。

  郎酒会通过流程去串联触发质量检验动作。比如,当生产某种酒类的计划启动时,原材料领到生产线上会触发质量检验任务。在业务流的驱动下,整个批次的产品生产质量、参数都被全流程记录。蒋蜀革告诉数智前线,这些全链条的质量信息会*时间被分享、监控和评价,相关的品质数据还会跟业务部门的绩效关联。

  资深人士观察,协同平台的共同发力方向,是提供低代码平台,让平台上面可以长出新的应用和系统。一位日化行业的CIO告诉数智前线,“过去十几年里,我们有什么样的事情,就想办法去建一个系统。建了之后,还要做很多集成,而集成其实很不彻底。在协同平台上长出来的业务系统,集成性会更好。”

  飞书目前低代码平台可以基于业务需求,快速满足业务变动。致远互联此前透露,低代码业务带来的收入已占企业收入的一半。

  在这一轮重塑中,生成式AI非常关注。此前,AI专家系统在制造业场景中已有不少应用,在提质降本增效上,确实发挥了作用。

  “三一重工每年要消耗一两百亿元的钢板,不同零部件的钢板有成千上万个形状,每提升一个点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能节省2亿元,降本增效的潜力巨大。”三一重工人士举例说,公司利用AI自研了钢板的切割算法,钢板利用率从68%提升到了81%。

  但相比于这些单个算法和单一场景的AI应用,大语言模型和生成式AI,由于本身具备泛化能力和智能涌现,激发了制造业的探索热情。

  其中一个非常关注的趋势是员工助手。何文天介绍,通过飞书智能伙伴,让AI赋能每一位员工,拥抱AI ready,是他们2024年的任务之一。

  “核心要去思考怎么把 AI 工具用在工作场景中,去做模式的变革,去做理念思路的升级。”何文天说,未来用好AI的员工会是企业的核心资产,他们能帮企业降本增效、提升效率,甚至带来商业模式的创新和变革。

  今年4月,微软发布备受瞩目的Copilot(智能副驾),人类能用自然语言与“智能副驾”一起“共事”。微软在Teams中也加入了AI功能,借助AI帮助分析判断、解决复杂问题。

  11月,飞书在新版本中发布了“智能伙伴”。不过,与其他家将这类产品定义为AI助理不同,飞书将其定义为伙伴。

  “好的AI产品不应该太像工具,更应该像一个人。”飞书负责人谢欣说,Copilot更像是一个功能,叠加在已有的产品上。两者背后有着不一样的逻辑。Copilot目的是帮助用户用好当前的工具,而不会记得用户进行了哪些操作。但智能伙伴可以授权它和你一起到工作流里观察、记忆,让他懂你的公司,懂你的工作流程。而这个伙伴也可以在授权下,代表你参与同事的协作甚至任务的设定和分发。

  不少企业已经在为AI的落地应用做准备,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是做数据准备。海亮通过飞书已完成了云文档和知识库的建设,从今年3月至11月,海亮集团创建了240万篇云文档,知识库沉淀的文档达到24万余篇。

  “在当前这一段时间点,对AI的效果既不要低估,也不要高估。”谢欣说,他提到一个关于生成式AI的笑话,人们通过AI来扩写和生成邮件,但最后发现对方也是用AI来提取阅读邮件的摘要。看起来,AI在整一个完整的过程中都很鸡肋。

  何文天也直言,当AI出现的时候,他希望公司里所有问题都让AI来解决,但这并不现实。

  飞书正在做一些场景的探索。比如内部做了一个“模拟打单教练”的试验性产品,它能帮助销售在见客户高管前,模拟会面的场景,进行培训。对于很多年轻销售,这是一个刚需。ToB销售见的往往是客户的高管,而销售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如果搞砸了不会有第二次机会。这个模拟打单教练将很多真实场景的数据和知识,用于智能伙伴的训练,让对话看起来非常真实,就像高考之前的模拟考试一样。

  而海亮内部用的最多的一个功能是飞书服务台,通过AI来解决员工在行政、IT、财务等方面的很多问题。以前需要去工位问,现在服务台学习了企业内部的数据,能满足大部分员工的需求。服务台的机器人拦截率现在为74%,节省了人力。

  而像群内消息总结、会议纪要也已经有了一些应用。在参加一个交流讲座期间,海亮战略部部长王子谦被拉到了另外一个线上会议,整个会议持续了40分钟,但她通过会议AI助手,仅花了十几秒时间,就了解到会议的所有基础信息,包括理事会的组织架构,她需要完成哪些任务等。

  蒋蜀革向数智前线提到了一个轻工业的案例。有些服装企业会通过生成式AI,把流行的服装样式抓过来,快速生成一些类似风格的在社会化媒体上发布,收集用户反馈,迅速转换成小样生产。

  将生成式AI应用到业务中才起步,它需要既懂AI,又要懂业务,还要有创意、能够深挖场景的人和团队。

  一位企业战略部门负责的人介绍,他们很看重协同平台的开放性和兼容性,保护现有资产的同时,能够与旧的系统和资产、关键系统做深入的集成。

  不过,一家大型制造集团的CIO就告诉数智前线,勇于探索商业模式的公司用新工具没有一点负担,但作为大型集团,他们采取了循序渐进的策略,在集团企业内的一部分业务板块,先推广飞书的OKR、文档等能产生立竿见影效果的应用。

  “这些应用大家使用的感受也会比较好,先做这些,之后再考虑老的系统集成”,该人士告诉数智前线。

  另外,企业应用新技术还会经历一条曲线,需要用各类方法,减缓应用新技术的阵痛。一位大型化工集团数字化负责人提过一个例子,“业务系统一线员工原本表单只有五六个字段,为了记录过程,现在要录入好几十个字段。一线部门肯定觉得效率变低了。”

  该负责人认为,走到这一步时,好多企业会感觉到数字化转型有点走不下去了。但他建议首先是进程上要加速,另外也要辅以一些自动化工具,提升体验,降低一线使用者的抵触心理。

  如何让生产力工具能真正在组织内被用起来,一些企业在想新办法。比如在海亮集团,他们用先锋示范的方法,每个业务部门都选出先锋员工,带动更多人去使用飞书。

  何文天认为,企业里大量的年龄小的员工熟悉ToC体验,在ToB的场景里,也要靠这些年龄小的员工去运营和使用,因此要学习ToC的体验。比如,海亮集团开展了趣味性运营活动,有相应的物质和精神激励机制。物质激励上,设立“海金币兑换商城”,员工参加相关活动获得海金币,10个海金币能兑一块钱。在精神奖励上,他们绘制了60多个飞书头像,向这些先进分子发放了800人次头像。

  组织机制上,海亮集团设立了一些项目组,以集团搭台,产业唱戏的理念,通过横纵结合的组织机制,推动数字化转型。

  关于未来,业界也有共识。“其实协同来讲,首先是数据贯通,我认为这个层次还好,是个‘体力活’。”蒋蜀革说,“但是再往后走,你要不要重构质量体系、资源管理体系?这就复杂一些,涉及到管理模式和组织的变革;再往下走,你要不要改变整个产业链对质量的管理,你就会从单纯的数据采集转变到体系化的重构,包括你怎么去改变供应链的规则?这可能是比较大的挑战。”

  何文天也在与业界人士沟通其中的变革。一位人士的话令他印象非常深刻,数字化不是赶时髦,是一场触及企业文化、业务模式、责任和权力体系的深刻变革。他将这场变革描述为“一场触达转型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