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PE冷对创业板企业“专利”包装

    发表时间: 2024-02-01 作者: PET

产品说明

  一份份漂亮的专利申请表格背后,寄托了企业无限的希望。然而,对于投资机构来讲,精明的他们却并不容易陷入这般温柔的圈套。

  记者在仔细查阅了截至目前已上市的创业板企业资料后发现,在已上市的78家创业板企业中,共有60家拥有专利技术,其中最多的拥有116项授权专利。此外,60家企业在招股说明书里面特意罗列了正在申报的专利,申请时间大多集中在过去两年,正在申请的数量总和也大大超过已有的专利数量。

  一位投资人向记者直言:“许多企业并非高科技企业,但其利用专利的数量来显示企业的业绩,表面上看为自己戴上了高科技的帽子。就像一个原本不会打扮的姑娘,通过这样的包装后为自己的上市加分。”

  在上述投资人看来,许多专利通过认证的可能性很大,但都没有实际的技术上的含金量。“专利即便是同样的名称,其背后的经济价值天差地别。”他说,“专利本身有1~2项就够了,比如有1项能降低产品成本、创造利润,那它就是法宝,其他的都只是陪衬。”

  显然,对于投资机构而言,企业拥有的专利只是促成其最终投资的次要因素,其更多关注的是专利背后的市场价值。

  达晨创投合伙人晏小平和记者说,对高科技企业而言,研发实力是主要的因素,技术壁垒、知识产权布局、研发团队的规模,是否获得国家级的支持和认同等都是考量的重要指标。

  但是他强调,技术的独到性和领先性比专利的数量更重要。“许多企业有大把的专利在手,但如不实用,就无任何商业化的价值,”他指出,“专利是否有价值可通过市场以及财务数据来验证其真正的含金量。”

  据悉,达晨创投对此有一套判断的指标和依据。晏小平说,通过市场对产品的接受程度能验证其有没有行业壁垒,通过财务数据能够正常的看到不容仿制的产品往往能减少相关成本,且毛利率高。

  与其有着同样观点的高原资本合伙人涂鸿川也表示,对于高科技企业,知识产权固然重要,但重点是是否为核心技术。“对投资机构而言,最核心的是看技术本身的创新性有多强,转化成产品后是否存在竞争力。”他强调,“专利在没有成为商品之前无任何价值,其如何真正地被应用才是关键。”

  为此,对于目前参差不齐的专利问题,涂鸿川有自己的判断方式。在介入一个投资企业之前,其会与许多该行业的竞争者沟通,先期了解这个行业内真正有价值的核心技术,之后借助知识产权方面律师的专业背景,通过他们的分析获悉该企业的专利是否对产品有实质的影响。

  但也有投资人向记者指出,他曾经碰到许多技术型企业有不少过硬的技术,由于埋头搞研发,在上市前市场仍然对他们的技术缺乏了解,某些投行会在此时提醒这一些企业通过专利申请给自己突击包装。“真正的技术通过适度的修饰无可厚非,但一定要还原企业原来的面貌。”他指出。

  现有不少公司偏好将技术型的点子、方案在尚未成型前就马上申请专利,但往往那时该技术的未来市场发展的潜力并不一定明确,由于专利需要每年交纳一定的年费,不少的企业在看到之前申请的专利在现时已失去了其未来的前景和商业经济价值时,就会选择不续费。

  然而,在专利授权面前,企业也面临不小的风险。某家上市公司老总向记者坦言,专利申报原本是缘于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但申报过程中却存在泄密的风险。“我们有些真正独到的技术采取不申报专利的做法,为了最大限度地确保企业的竞争力。”

  比如乐普医疗(300003.SZ)在其招股说明书里面提到,其目前有的36个专利有6项将在2013年到期,其中 “药物释放型支架”涉及第一代药物支架的涂层技术。

  据悉,目前第一代药物支架是乐普医疗业务收入的大多数来自,以上描述的专利到期后该企业将失去相应专利保护权。

  专利过期意味着技术能被公开使用。目前,乐普医疗通过研制开发第二代药物洗脱支架,以此来规避可能形成的压力。

  而红日药业(300026.SZ)主流产品之一的盐酸法舒地尔注射液是国内唯一上市的Rho 激酶抑制剂,目前其是国内唯一允许生产该品种原料药和注射剂的企业,并取得该产品的新药证书和药品生产批件,获得四年的监测期。

  记者在咨询了某医药行业分析师后获悉,在此之前该产品的介入存在专业壁垒,由于在监测期内,企业不需要公布新药的原料组成。“如今监测期已过,一旦企业公布原料,就可能面临被同行仿制的风险。”上述人士说,“虽然红日药业在该产品上具有领先的市场地位,但只要有仿制的药种出现,企业的利润就会下降。”

  为解决以上问题,目前不少企业已将大部分的精力投入研发,在研发人员的配备、科研项目的投入方面花大力气,以此来保证其持续的研发实力。

  一家创业板上市企业董秘私下和记者说,“我们在与客户沟通时,客户看到的是产品的价值,他们不关心企业背后的专利数量。”他说:“获取销售利润才是企业生存的最终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