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桌布论坛的三张笑脸 映出世界顶级科学家论坛的自信、开放和专注

    发表时间: 2024-02-01 作者: PET

产品说明

  图说:2023世界顶级科学家论坛桌布论坛 新民晚报记者 徐程 摄(下同)

  一张张可供与会者随手写下思考草稿的桌布,联结成2023世界顶级科学家论坛最令人期待的环节之一——桌布论坛。

  要说“随手”,皮埃尔·德·费马随手写下的一条标注,困惑了数学“最强大脑”整整三百五十多年。费马的“随手”还包括一句话:“我已经发现了一个真正奇妙的证明,但是这个空白太窄了,写不下”。

  或许是为了不让费马的遗憾重现,今年桌布论坛的桌布足够大,让参与论坛的科学青少年有了更多挥墨空间。围绕三大挑战性问题,在顶级科学家的引领下,一场激烈的“头脑风暴”上演。在去参加了的众多身影中,记者注意到了三张笑脸。

  系着长发带,穿着盘口衫和马面裙,在“科学第一课”发言时,华东师大二附中的高二姑娘应时萱就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流利的口语表达、自信的笑容,同辈们都由衷为她竖起大拇指。

  下午的桌布论坛,姑娘还是这样一身国风满满的打扮。“近代科学起源于西方,而马面裙是中国传统服饰,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我希望将更多中国元素带到科学的舞台上。“

  桌布论坛上,应时萱所在的第一小组讨论了有关“未来2.0计划”的挑战性问题——怎么来实现塑料的循环利用,共筑可持续发展未来。姑娘说,小伙伴们共想出三条解决之道,分别是物理、化学及生物方法。其中,物理方法来自她的思路。

  “我设想了PET迷你循环工厂,它将PET或PE这些塑料包装通过热熔胶枪进行熔融,将获得的塑料胶丝放到3D打印机中。”姑娘解释道,“经过建模后,3D打印出一些再制造产品。”

  应时萱说,这么做的优点是可以原位进行循环再利用,减少了运输收集或大型设备的成本;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将大块塑料熔融成小块的过程中,会产生微塑料。

  “科学少年们在讨论的过程中,自己也在分析和判断,哪些场景适用什么方式。在科学探索的过程中,他们慢慢体会到世界是复杂的,不能用单一的纬度或单一方法去处理问题。”同组的科学家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姜雪峰表示。

  他认真地告诉中学生们,别过度“超越年龄”,尽管从表面上看,超越和透支是美好的,但实际上它并不全是正面的。导师们更希望看到学生们的积极、努力、善良、认真、真诚,能够开心地探索,这就已经成功了。

  艾哈迈德·阿尔通绝对是个“社牛”,这是他第一次造访中国,来华之旅,他全程直播,向世界分享着他参与世界顶级科学家论坛的喜悦。

  “来上海之前,我对这趟顶科之旅充满了期待,现实更充满了惊喜。”阿尔通说着说着就笑了,“任何一个人都很友善,论坛的组织很有序。最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这儿的年轻人对科学全情投入。科学正需要‘集体智慧’,需要一起探索、一起交流。”

  他的祖父不幸患有2型糖尿病,阿尔通曾向祖父许诺,自己会成为一名医生和医学科学家。在他考入医学院没多久,祖父离开了人世。不过阿尔通遵守着之前的诺言,最终成长为一位医学领域科学家。

  来上海之前,阿尔通也听说过顶科论坛。在他的理解中,这不过是小规模的科学家聚在一起。可来到顶科论坛永久会址后,他发现了自己错了,“我从来就没见过这样庞大的科学家社群,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社群所做的极具意义的事情。”

  阿尔通告诉中国学生们,成为一名科学家,前路漫漫;有很大的可能性99%的探索都要以失败告终,只有1%的发明才能造福人类。“成为科学家必须有内在驱动力,我的驱动力来自我的祖父,相信你们都有各自的驱动力。”他说,“不过这没法教授,更没法逼迫一个人成为科学家。”

  他的身边围满了同样立志成为科学家的孩子们,“希望有更多人对科学感兴趣,尤其是医学科学!”

  阿尔通说,科学家要学会向他人学习,向他人沟通,在与他人的想法交换中激发自己的灵感——这是他来到中国上海的原因,也是顶科论坛“倡导国际合作”使命的体现。

  “欢迎来到上海!”中学生们热情迎接着远方的客人,阿尔通掏出钱包,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其中一个男生,“也欢迎你来到我的国家,那儿景色很美,学术氛围很开放!”

  第八组的讨论,围绕着“地球2.0计划”展开——如何将火星变成人类第二个家园。

  在讨论开始前,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讲席教授葛健就提醒学生们,思考科学问题,不要只会问什么和怎么样,还要会问“为什么”。因为前两者只会让你学会模仿,而只有思考了“为什么”,才有机会迈向原始创新。

  对火星的“改造”很激烈,“好,现在的问题是引力!”葛健大手一挥,同学应声在桌布上记下关键词。在同组的材料工程学教授德里亚·巴兰和葛健的启发下,中学生们很快在边边角角写满了创意。看着意犹未尽的大家,巴兰教授鼓励身边的孩子,“大胆些,爬上桌子去写!”

  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的刘栋天利索地爬上桌子,埋头继续描绘起大家的构思。画着画着,男孩笑了起来,两手一摊回头问小伙伴们,是这样吗,还要补充些什么?

  “那会儿我们正说到,想把火星改造成人类‘新家园’,最好有植物的存在。于是大家进一步思考,什么样的植物能够在火星上生存。”刘栋天在论坛结束后回忆,火星上低温、干旱、高辐射,那就需要找到能对抗这些恶劣外因的微生物,弄明白它们不怕冷、不怕干旱、无惧辐射的机制,之后把相关基因转入到理想植物中去,让它获得可以在火星生存的本领。

  “我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医生,耳濡目染下,从小我就觉得生物特别有意思。”刘栋天说,“况且,现在鼓励学科交叉,生物大有用武之地。”

  葛健告诉他,当考虑科学问题时,想到一点后一定要再想一点,再往下想一步。这样,就不只是一次想法冲动,而是有了可以执行的基础。

  不一会儿,同组的小伙伴们完成了展示所需的纸板“涂鸦”。德里亚·巴兰招呼着葛健与刘栋天一起合影,站在天马行空的想象前,所有人都笑着比起了耶。

  记者获悉,记录了全部思考轨迹的圆桌桌布,在论坛后将进行特别展示,并由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永久收藏。